陳奕迅的新歌《漸漸》—— 一個關於離開與忘記的故事,漸漸的離開,漸漸的忘記,有人說,最可怕的并不是離開,而是忘記;但假若離開伴隨著的是遺憾與傷痛,忘記又是否一種解藥?
  
  離開的前夕,未必是轟轟烈烈,更可能是無比的冷淡,大家恰如生活在不同的時空,言語不通,因為已不是走在同一條路上。以前甜蜜但簡單的對話,只剩下形式化的寒喧,一問一答。愛情,在這一刻已經死了。
  
  探討愛與死亡,奧修就有一本著作《愛與死亡》,道中我們應該停止學習,知識、經驗,都要忘記,轉而去領悟、覺知。書中有一個關於小偷父子的故事,兒子學會了父親所教的技巧,卻在首次盜竊中失手被困,最後父親來解救,并與兒子說技巧并非要去記住,因為每次盜竊面對的困難都不同,而是從中領悟、轉化、變通。奧修所言的領悟,是通向生命核心的道路,當我們領悟到之後,愛不是形式化的愛,死亡也不是「死去」。
  
  人生像一根煙,是一個消耗的過程。死亡不應該可怕,而是讓之前的人生做好準備;每一次的愛,也是裝備自己的人生,縱使愛不到最後,當中萃取的經驗與領悟更是重要,此時,愛情不只是死了。懂得忘記,從中領悟,才不枉愛過。
  
  但說到這個位置,當然是最理想的程度,好像是五十年後的自己會說的話。更多的人,會因為一次又一次的愛的消磨,而變成《綠野仙蹤》中沒心的鐵皮人。
  
  //漸漸我聞歌都不想起舞
  
  我覺得我失去一切知覺極美好
  
  渾噩哪及記得恐怖
  
  記得種種感覺 但欠你的廝守到老//
  
  《漸漸》的MV中,兩人離開之前,去一次分手旅行,好像是拾回一絲的生活點滴,但對方早已忘記了這份愛,即使是睡在同一張床上,也形同陌生人,所以這個旅行并沒有為愛情注入一點活力。反而是另一方意識到了這不可抗的結局,最後一幕,獨自轉身離開,雖然二人都不禁落下淚來,但淚水盛載的感情卻不一樣。繼而才回到這首歌的本身,像他強逼自己轉身上車一樣,他也強逼自己去清空屬於大家的記憶碎片。讓這部分的人生死去,向死存有,才能走下去。
  
  再看早陣子引起討論的微電影《即刻,就是最好時刻》,也是陳奕迅主演,林明禎作女主角,也可以當是《漸漸》的另一個MV版本。陳奕迅以意外過身的前女友作藍本,創造出懂得學習人類情感的女機械人(林明禎),對比出感情與無情的變化。陳奕迅本來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科學家,他的心卻隨女友之死而死,變得無情;雖然林明禎是機械人,但卻學會了動情,最後更「明白」到陳奕迅為何無情。但他的無情是源於思念,他忘記愛的感覺是一個機械式的行為,因為忘記而無情,卻因無情而勾起最後劇情的發展,賣掉林明禎,賣掉他的愛,而得到拾回感情的契機,由失去、離開反證出愛的重量。
  
  忘記,可以是一種解脫的方法,如果真的做到,如果真的可以控制自己失憶,由漸漸甚麼都不想知道,到覺得失去一切知覺極美好,但歌曲最後,也說明了做不到,只了解渾噩哪及記得恐怖,卻不由自主地記得種種感覺,唯只欠他/她的廝守到老。進入忘記、記得的永劫輪回之中,直到愛的重量慢慢變輕??假如忘記是一種藥,人生病了,藥并不能救治,都是要靠人慢慢康復,但若不吃下這粒藥,可能連下一步都走不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