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小心翼翼防范心碎,但心碎并不是一條只要謹慎留意就能繞開的裂縫。心碎是日常得走過的道路,也許,沒有血淋淋的心碎,就算不上真實的人生吧。
  
  緊密擁抱「渴望」的本質,擁抱「失去」的本質
  
  心碎是無法避免的。我們在乎某些無法掌控的人事物,喜愛某些必然從眼前消失的人,自然有一天會心碎。即便是最長久的婚姻,在維系相處的過程中,也經歷過許多次屬於他們的心碎。
  
  當我們必須放手,卻無法放手,心就開始碎了。換言之,心碎是每天每天的事情,不是一時的災禍,而是連尋常時日都得走過的道路。心碎象徵真心:對戀情的真心,對此生志業的真心,學習樂器的真心,想變得更慷慨寬宏的真心。心碎是愛情當中美麗的無助,象徵精神上百感交集的斷然放手。心碎自有占據時間的方式,有來也有去,美麗而磨人。
  
  心碎是成熟的方式,但我們總把這個詞用得像是事情出錯了才會心碎,比如:單戀、夢碎或孩子早夭。我們希望能避免心碎,能防范心碎,讓心碎像一條只要謹慎留意就能繞開的裂縫。
  
  我們希望找出落腳的方式,讓生命里的強大力量對我們無計可施,避開人類自古以來無從避免的損失和失落。然而心碎也許是人生在世的本質,是走過人生之路的本質,是在這一遭人生路上找到深切在乎之事的本質。
  
  成年後想避開心碎,是一種美麗而諷刺的孩子氣。心碎避無可避,逃無可逃,就像呼吸,是人生路的一部分,是每個真誠走過的人生一部分,也許沒有血淋淋的心碎就不是真實人生;甚至可以說,無論我們在人生當中選擇哪條路,總得經歷過「心」的破碎,然後放下。
  
  從實際生理來說,每顆心最終都會破碎,要不就是心臟受損直接導致死亡,要不就是身體其他部位先放棄了,無法再維持穩定的心搏;但從比喻和心理的角度來說,心也會碎,幾乎沒有哪一條人生路不通往心碎。無論是結婚或山盟海誓,無論再堅貞深摯的感情,總有心碎的時候。
  
  如前所述,再成功的婚姻,心往往仍會破碎幾次,兩人才能繼續相守下去;為人父母,無論對孩子的愛再真摯,總有些對孩子的期盼會破碎;一份好工作,即使認真以待,仍時常奪走我們的一切并留下空缺;說到底,即使再自我疼惜的人,再自省的人,只要活得真摯,最終必會遇到存在性的失望。
  
  我們明白心碎無從避免,可以不把心碎當成路的盡頭,不把心碎當成希望的告終,而是當成在緊密擁抱「渴望」的本質,擁抱「失去」的本質。
  
  心碎是人生底下的基因,也許隱而未現,我們感覺不到,卻往外勾勒出人生的面貌。心碎也使我們在經歷的悲傷里真正落下足步,或許以所剩的心播下種子,或許欣賞曾努力打造卻已淪為廢墟的美好。
  
  如果心碎避無可避,也許是要我們把它找出來,跟它做朋友,當成常伴左右的益友,甚至事後從種種深切的影響來看,把心碎當成其本身的報償。心碎要我們不要找別條路,因為根本沒有別條路。心碎是對我們心中所愛的介紹,是逃無可逃但往往美麗的提問,一路相伴如此之久,叫我們準備放下我們抓住事物的方式,準備好對一切終極地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