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星高以翔突然猝死,來不及告別,留下來的人,要如何面對沒有他的生命?六個度過傷痛的療癒方法,讓我們一起啟程。
  
  可是,我們不是前天晚上才有說有笑的嗎?我們不是才在約打球嗎?你說正在為新戲做準備,我還跟你加油嗎?不是說好周五要好好的聚一下嗎?
  
  我知道善良溫暖的你一定不希望看到大家為你這麼傷心,可是我的眼淚就是停不下來。
  
  萊莉問我,爸爸你為什麼哭?我說:因為 Godfrey 叔叔去當天使了。然后她問我:那 Godfrey 叔叔什麼時候回來?我又控制不住我的眼淚了。
  
  我不懂上帝為什麼要把你裝備的這麼完美,然后這麼早把你帶走?我只能相信,祂 對你有更大的計畫!
  
  兄弟,我就不說再見了,I will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!   ——藍鈞天
  
  男星高以翔昨日(11/27)于中國錄制節目時,突然暈倒、心臟驟停,后經搶救仍不治身亡。事發后,藝人朋友們紛紛在社群上表示悼念。其中根據自由時報報導,高以翔的哥哥高宇橋也趕赴處理后事;而他雖未有表態,但已有大批網友擔心親人狀況,而涌入他的微博表示關心。
  
  高以翔突如其來的身亡消息,來不及道別,但身為親友,往后的日子似乎也只能慢慢練習接受。失去所愛之人,可能是一個充滿情緒與創傷的時期。要如何好好地度過這段時間?以下六個步驟,一同走上療癒的旅程。
  
  一、這是一段很個人化的旅程:每個人面對死亡的反應不同,這很正常
  
  在 Huffpost 上網路作家 Jinna Yang 曾分享自己失去父親的修復過程。她說,她經常試圖將自己的情況與他人進行比較,「這麼做有時只是為了衡量我悲傷的程度,我想知道我是否反應過度?或者想知道是不是多久之后,我的痛苦就會消失?」她曾經自我懷疑,親人離開都過了一年半,還每晚哭著睡覺,這是可以的嗎?
  
  然而她也漸漸觀察到,自己的弟弟面對死亡的方式就和自己全然不同;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處理失去——這意味著,你不必再猜測,甚至否定自己的感受或行為。經歷親人死亡的旅程是非常私人的,每個人對于失去的反應都不盡相同。有些人可能喜歡在社群公開地表達自我情緒,并為此感到心安;有些人則習慣默默地消化。
  
  不論如何,你想做什麼,就去做吧!你的情感是屬于你自己的,因而沒有所謂正確或錯誤。并且,你要由此開始相信你將能度過這一切。
  
  二、尋找支援,同時感受自己仍被這個世界愛著
  
  所愛之人離開后,你會感覺到生活像是破了一個巨大的缺口而有所匱乏。這種時候,你會特別需要情感上的支援。尋找信任的親人、好友,或者心理治療師,一起陪你度過這段時間。他們的存在,將會讓你知道自己并沒有被拋棄,你并不孤單,而且持續被愛包圍。
  
  當然,一開始你可能會不太自在。對他人說明自己發生的事,像是一次次地逼自己面對「它真的已經發生了」。的確,公開承認,同時也是開始坦承面對自己的過程——你對于這次的失去有什麼樣的怨懟、悲傷與不舍,都會就此重現。然而,你也會在這樣「承認」的過程中,漸漸感受到療癒。
  
  你可以選擇你最自在的模式,一步一步慢慢地來。前提是你已經準備好了。并且只要記住一件事,談論死亡與失去,不代表你是脆弱的——反之,這意味著你已經足夠堅強,到可以開始誠實面對生命。
  
  三、別和自己的情感抗爭:允許自己悲傷,允許眼淚陪伴
  
  失去親人后,我們將面臨劇烈的情感沖擊。而也許這樣的情緒對你而言很陌生,你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瘋了,想著為什麼我會這麼這麼地難過?
  
  有時候,悲傷它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刻來臨。你可能會在平時走路、吃飯或上班時,莫名地流淚,你可能不會有所感覺,直到身旁的人提醒你,你才知道自己正無意識地陷入悲傷的狀態之中。你可能會對這樣不受控的日常感到不自在。
  
  而接下來你或許還會發現,別人可能都還比你更急著要你好起來。在日子不斷過去以后,你聽到有人跟你說「別哭了」、「趕快走出來吧」,你的療傷馬拉松在別人眼里看來,可能會更加地痛苦與焦慮。然而,你不要為此感到歉疚。因為情緒無須道歉,也無可妥協。悲傷是不能被限制的,你得允許它的發生,允許眼淚,允許脆弱;別和自己的情感抗爭,因為它的出現,總有它的理由與時程。
  
  四、「他真的已經走了」:接受你無法再回到「正常」
  
  Jinna Yang 提到,父親離開以后,她感覺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與未來:
  
  「一年半以后,我仍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同樣的問題:為什麼我仍如此痛苦?我何時可以克服?為什麼我不能回到『正常』?」
  
  「直到我我意識到我永遠不應該回到『正常』狀態,我才又重新控制了我的生活。」
  
  因為失去親人讓你感覺到太痛苦,于是讓你相信在某個遠方,一定有一個可以讓你「好起來」、可以「恢復」,可以「回去」的地方。因為沒有地方會比這里更慘。然而如前面提到,療癒的旅程并沒有時間規定,沒有人會告訴你你要花多久時間度過這個階段;你要的并非完美、并非回到「正常」——并且事實是,這是永遠不會發生的事。當你思念他時,你感受到痛苦彷佛永遠不會消失。但這沒有關系。因為你已經比一生中任何時候,都還要堅強。
  
  于是,或許對你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回到原本的生活、不是「好起來」,而是接受這件事正在發生、理解它成為生命的一部分;而你也將在接受這件事以后,找到持續生活的力量。
  
  最重要的是,善待自己,知道總有一天你會醒來,發現痛苦變少了,知道日子可以繼續下去。
  
  五、心碎的時候,喜歡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:去做你熱愛的事吧
  
  在這條路上,你可能時刻被痛苦提醒,而感覺到自己難以再次感到快樂。有人會告訴你,那不如讓自己忙一點吧!忙碌起來,轉移注意力,或許就不會過得那麼辛苦。然而,忙碌卻也可能讓你更加的痛苦——也許時間并沒有因此而過得更快,每一天也將越來越沒有意義。
  
  在這里想給你的建議是,你可以繼續去做你喜歡的事情。它可以是件很小的事,譬如吃草莓口味的冰淇淋,也可以預約一張你從未去過的地方的機票。因為當你難過的時候,你喜歡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。悲傷它仍存在,我們知道,你也明白。我們不用特別去跳過它。但于此同時,你可以選擇去滿足自己其他的渴望與需求;當你慢慢找回生命中積極的情緒,你也會發現自己彷佛可以一步又一步地,把日子過好,將自己照顧。
  
  六、「謝謝,還有謝謝」道別的儀式:珍惜他帶給你的記憶
  
  「有一段時間,我閉上眼睛,我看到的只有父親躺在醫院病床上最后的那一刻。我沒有看到他的微笑。這個畫面每天都傷了我的心。所以我試著想忘記他。」——Jinna Yang
  
  在父親離開后,Jinna Yang 被死訊所籠罩,以至于沒有給自己一個機會來慶祝父親的生命:「我甚至不能珍惜他在世時的我們的回憶。我是多麼自私,我忽視與他整整 24 的生活,把那麼美好回憶都推開。」
  
  但直到一天,她意識到父親他曾經教會她的事、曾經給過的愛,那些力量、勇氣,都仍深植在她的身上,陪伴她走接下來的路。她説,原來父親不曾離開。
  
  在面對親人死亡的最后一步,想你為自己來一場儀式,它可能是實體的葬禮,也可能就在你內心里悄悄進行。在這場儀式里,練習感受對方曾經帶給你的愛、你們相處的記憶、接觸的體溫,并且在這個時候,好好地對他道謝。謝謝他,來過你的生命。
  
  你會在這場儀式里,明白對方從沒有真正地消失。你將紀念他,你將不再那麼害怕;有過的事物,將永遠留在你這里。
  
  面對失去的路,有時漫長彷佛沒有盡頭,有時你會驚喜于一處光亮,即使過了很久,你還是會突然地感到失落。因為,無所謂走完了沒有,但希望你相信的是,因為有愛而疼痛,這段旅程不需要擁有終點,你知道你還是可以為生命感受到幸福。